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今日品牌网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滚动 > 正文

泣告登封市委书记王鸿勋:千年酒业深陷虚假诉讼漩涡,谁与主持公道?

时间:2019年10月28日   来源:未知   浏览:   我来说两句

  尊敬的王书记,我叫张麦收,郑州市懿赐金尊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懿赐酒业)董事长。今特以八十岁高龄向您泣血告之:近年来,张氏祖宗传给我的千年酒业以及我个人,已经被十几起虚假诉讼逼到死路,而相关部门也不能主持公道,处处包庇对方。无奈之际,只好以这种方法求得您的重视。我想,在您的心里,一定会装着百姓的疾苦和危难。我想,你一定会成为我的救星,我的企业的救星。

  引狼入室 酒企公章被恶霸控制

  懿赐酒业的悲剧是从2015年6月开始的。因扩容,企业对外引进股东赵占西、郝庆昌等人。殊不知却是引狼入室 ,赵占西等人欺我年老体衰,又无男嗣,于当年10月份,便使用各种手段控制了企业的一切。包括营业执照、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等各种证件。特别是公司公章,更是被他们抢到手里,公然违背公司法,拒不交于公司法人。这就为他们以后施行虚假诉讼铺好了道路。

  借条满天 酒企深陷虚假诉讼漩涡

  赵占西等人控制了公章之后,开始露出狰狞的面目。威逼我说出张氏祖宗传给我的酿酒良方。张氏酿酒工艺自大唐始,传到我这一代,已一千多年,我怎能背叛祖宗,把秘方传给恶人。于是,赵占西等人便恐吓我说,如果不交出方子,就会整死我,整死我的家人。而我始终没有妥协。因此,从2018年元月份开始,赵占西等人便一步一步地施行他们的计划。他们利用控制在手中的企业公章,开了很多假借条,然后拿着假借条到法院起诉懿赐酒业。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便应付了来自于赵占西等人的恶意诉讼十四起。其中最明显的,被法院判定是虚假诉讼的就有多起。甚至还有几起,法院明确指出是虚假诉讼,然后他们自己自动退出。

  梅成丹诉懿赐酒业的案子是最典型的。2018年,梅成丹持一张懿赐酒业向梅成丹借款30万的借条,到法院起诉懿赐酒业。可是,阴谋却没有得逞。因为那张借据用的稿纸暴露了他们串通在一起的狼子野心。稿纸的年份指示的是2016年。而借条落款的年份却是2015年。2015年怎么能用到2016年的稿纸?这不是出鬼了是什么?(如下图)

  貌似这样的恶意诉讼还要多起,我这里不再一一赘述。但我想告诉赵占西等人,你们所谓的虚假借条,在下一步的诉讼中,我会要求法院把借条带到北京权威机构,从时间上进行一一鉴定。我想,假的总是真不了。你们的丑恶面孔总有一天会暴露的。你们的恶行总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严惩的。

  法院无视客观事实 处处偏袒一方

  深陷虚假诉讼漩涡,还不至于把我逼上绝路。让我彻底崩溃的却是各级法院法官的冷漠。他们无视懿赐酒业与赵占西等人的生效协议;无视赵占西等人控制懿赐酒业公章,涉嫌虚假诉讼的客观事实;无视我一个耄耋老人和一个千年酒业的不易;处处包庇对方,处处偏袒对方。

  多起虚假诉讼,给司法造成多么大的浪费,给我个人以及懿赐酒业带来多么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这已明显达到了虚假诉讼的立案条件,而相关法院,相关法官就是不向公安部门移交,致使赵占西等人还一直逍遥法外,致使针对我的虚假诉讼,还是一桩接一桩的露出头来。

  相关法院及相关法官偏袒赵占西等人最明显的案件是宗有杰诉懿赐酒业案。 这个案件,不管是登封市人民法院,或者是郑州中院,都判定懿赐酒业败诉。就因为这个案件,我彻夜难眠,激愤不已。相关法官明显偏袒赵占西等人,怎能让我心服。

  在这个案件中,赵占西等人举证的假借条有三张,借款时间分别是2016年2月3日、2017年4月13日、2017年10月14日;借款金额分别为5万、1万、7万;约定借期分别为一年、六个月、六个月。

  其实,从借条本身,看不出任何问题,因此也就看不出相关法官的问题。而相关法官无视三个基本事实,却让我们看出了大问题。

  第一个事实:无视相关生效协议。2017年5月18日,在镇、村相关领导的见证下,懿赐酒业和赵占西、郝庆昌等人签订相关协议。协议第六条明确指出,2017年12月31日前,公司已还清建厂以来全部所欠资金。既然已还清,为什么又会冒出来三个条子?不言而喻,又是假的。(如下图)

  第二个事实:无视赵占西等人具有虚假诉讼的故意。在宗有杰案之前,赵占西等人对懿赐酒业恶意诉讼多次,其中落实的也有多起,这应该是有前科的人吧。可相关法官却无视这个事实,依旧偏袒对方,背后有何故事,不言自明。

  第三个事实:无视借款中的猫腻。借款有猫腻,是藏在借条中的,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问题就出在借款期限上。第一次的借款期限为一年,而到了一年,第一笔没有还,宗有杰又借出了第二笔。第二笔的借款期限是六个月,而过了六个月,在第一笔和第二笔都没有还的情况下,宗有杰又借出了第三笔。按照常理来推,除非宗有杰是傻子,不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可宗有杰是傻子吗?

  综上所述,还让我怎么去相信司法的公正和公平?还让我怎么去感受司法的温度和热度?

  专家:相关司法人员或涉徇私舞弊

  近两年来,因累于诉讼,我没少跑郑州,跑北京。咨询了多少位律师、法律专家和教授我已记不清了。期间,我了解到,赵占西等人的所作所为,已涉嫌虚假诉讼,对司法的伤害,对企业和个人的伤害,也明显达到了立案标准。另外,相关司法人员,在赵占西等人的案件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已经不是行政不作为那么简单了。对于相关涉刑案件,该移交公安机关而没有移交,如果给当事人带来危害,相关司法人员就会涉嫌徇私舞弊。

  尊敬的王书记,我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还能在世上多久,可我不甘心呀。我祖宗传下来的千年酒业如果在我手上毁掉,我不是成了家族的罪人了。可现在,我每天被恶意诉讼所累,日日疲于奔命。目前,公司公章还被赵占西等人控制着,我无法预知接下来还会有多少诉讼等着我,我无法预知我还能撑多久,我更无法预知他们的阴谋诡计何时能得逞。尊敬的王书记,我已经走投无路了,耄耋老人跪求您主持公道正义,救救我吧,救救我的企业吧。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